蘑菇开花

【百万】渔你2

对不起我真的太懒了 为了补偿这章长了那么一丢丢

OOC 不知道什么捷豹au 这章贝贝戏份多 欢迎批评

Here we go

-------------------------------------------------------------

02

“我叫白曜隆,你叫我小白就行,他们都这么叫,我家在五楼就在你住的上面,哎,你要是不骑车就从这儿拐进去,近,平常我爸妈都在店里,就我一人在家贼无聊了,哦对了过几天我带你去出海吧,我叔是船老大……”

 

白曜隆,自来熟的傻大个,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地方特别的话……白得不像海岛上的人。

 

看着自告奋勇领着他过来看房子并且一路上说个不停,再说下去都要把自家保险柜密码都暴露出来的房东家的...儿子,王昊莫名感到一丝丝的忧虑,总觉得之后的日子至少不会像他期望的那么安静了。

 

正午的阳光照在白曜隆的脖子上,生生恍出了白晕,刺得跟在后面的王昊不自觉地眯起了眼睛,行李箱划拉凹凸起伏的水泥地发出的声音和蝉声杂糅在一起,配合着夏季的灼热王昊竟是在路上就这样奇异地恍了神。

 

“我叫白曜隆,你……”

 

“我叫李京泽。”

 

是不是当你很在意一个人的时候,不管看见谁都会下意识地拿来和那人比较,不管听见什么,都会想起那人相似的言语,王昊不知道别人如何,反正当他试图回想白曜隆的名字的时候,那个熟悉的清冷却透露着不屑隐藏的张狂的声音却一下子挤入、占据了他的整个世界,记忆伴着声音而来,如同汹涌的海潮,极尽声势铺天盖地,让人无处可匿。

 

王昊第一次见到李京泽是在高中的开学仪式上。

 

那也是个异常炎热夏天,小礼堂里乌泱泱挤满了人,眨眨眼都能凭睫毛卷起一股小热流扑打在眼下,实在是热的厉害。不知道是哪个领导在发言,也不知道是第几个、还有几个人要发言,话筒滋滋的电流声、嗡嗡的交流声吵得王昊脑壳疼,烦躁从后背爬起冒出细细的汗珠。好在所在的班级12班在礼堂的最后一排,自己还莫名其妙地被挤到了队伍的边缘,狭小的过道又给了王昊透气的生的希望。挣扎着抬起头,睁开再不睁开就真的要睡着的眼睛,一入眼就是左前方隔着过道的一张清秀瘦弱的侧脸:寸头,薄唇,锋利的颌线,细长的挑眉,眼睛...眼睛闭着看不着。

 

好看。跟自己完全是两种长相啊…

 

真大胆,仗着自己站在最后这会还听歌呢。开学典礼也算作是正式开学了,这学校虽说烂吧,别的不咋样就是纪律管得严,脸还没认熟都不知道自己班级有几个人,各个班的班主任就开始比赛似的管这管那,生怕没做好下马威让别人看了笑话,被领导扣了分去,往后镇不住那帮子人,对电子产品管制尤其严格,不过他心里也知道该带的一个没少,只是在进礼堂前反复强调不许带,因为级长会到各个班检查,要是被抓到了,就等死吧。王昊一向是不在意这些的,手机MP3好好的放在抽屉里,不过是新的开始不想太过随便就顺从了一下下,不像那人,塞着红色的耳机,怎么看怎么显眼。

 

看着看着王昊突然叹气,好他妈无聊啊,早知道也把mp3带来了还能练会儿,有些幽怨地盯着那人因微微低头露出的一小段白皙的脖颈。余光突然瞄到一个反光的移动物,眯起眼睛仔细一看王昊就乐了,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变态地中海级长吗,哟,有人玩手机被抓了,啧啧,挺凶残的啊。

 

眼瞅着地中海背着手迈着大八字晃过来了,鹰样的眼睛跟会发射激光似的扫描着人群,附近的人都装模作样地抬起头,装作认真听讲听累了的样子一边暗戳戳不动神色地把手机塞进裤袋,就那人也不知道声音开到多大了像是一点儿动静都没听见一样,一动不动还闭着眼睛动着嘴唇在那美呢,王昊有些急了。

 

越来越近了这样下去准被发现。

 

趁着地中海又抓到一个发威的空档,王昊猛地凑过去拍了拍那人的肩膀示意他看前面。估计是被吓了一跳,那人摘下一边的耳机慢慢转过来,皱起眉头盯着王昊,似乎有些恼怒。

 

耳机声音真他妈大,长得真他妈好看。

 

一瞬间忘记了警告,王昊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剩下扭得像麦比乌斯圈样的两个句子。

 

王昊你就这点出息了。

 

“咳嗯,地中海,不,那个…额…级长过来了,小心点!”回过神来的王昊突然变得有点结巴,涨红了脸扯着自己过长的卫衣袖子。

 

许是上天听到了他的祈祷要解救他的困窘,漫长的开学仪式在他话音刚落时就宣布结束了,王昊转头就想离开,那人却忽然笑了,径直一步步走近,近到终于可以听见他耳机里的音乐。

 

“you only get one shot do not miss your chance to blow

(你只有这最后一搏,别错过你胜出的机会)

This opportunity once in a lifetime

(这样的机会此生绝无仅有)”

 

“阿姆?!”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音乐让王昊的心脏突然加速,他有些不确定地想要确定某些东西。

 

“嗯哼,lost yourself。”声音干而清脆。

 

光透过玻璃穹顶缓缓落在在那人身上,照得他的侧脸近乎透明,融入在一片耀眼的白芒中,同时也在他脸上投下让人看不真切眉眼的半篇阴影,他仿佛站在两个世界的交界处,向左一伸手是无穷无尽无所畏惧的明亮,好像下一秒就要有翅膀破脊而出乘风而去,但向右一迈步却又是难言的晦暗,隐藏在没有灯的蜿蜒大路里,一时间竟是黑白晦明针锋而立。第二次,王昊愣在那里不知道作何反应。

 

忽然那人眉毛上挑,勾起一侧的嘴角,露出一个痞痞的笑容,将整张脸转到光里,狭长的双眼带着些玩味紧紧盯着王昊,像是猎豹寻到了目标,却在里面包含了一些不易察觉的真诚。

 

“我叫李京泽。”

 

礼堂里的人仍是叫喊着向外推搡,王昊的世界却安静得能清楚地听见那五个字,自信张扬,带着目空一切的放肆一个音一个音敲打在他的耳膜上。

 

可能是那个时候一切都已经改变了。

 

“...就是这,到了。王昊?王昊!嘿!王昊...小昊?!”

 

“哦!嗯?怎么了?”

 

“想啥呢,叫你好几声都没反应,还是说你习惯别人叫你小名?”

 

“没什么,我不太习惯别人叫我王昊而已,你可以叫我老万……”

 

老万,老万,宝贝儿,万哥,老万,我们万总,社会万,老万,宝贝儿……

 

“算了……别叫老万,其他你想怎么叫怎么叫吧。”

 

“嘿嘿,你也没比我大多少,不好给你叫老了,那我就叫你万万吧。”

 

王昊瞄了白曜隆一眼,后者却是笑得灿烂甚至露出了牙龈。

 

得寸进尺的小子。

 

听完白曜隆对所有的家用设备的介绍王昊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一大男人屁话贼多,在再三表示自己有一颗正常的大脑能熟练使用各种设备后终于送走了过分热情的白曜隆。

 

很安静很棒。

 

王昊一个后仰倒在床上,拿出手机,没有未接来电,短信没有回复,微信也没有。

“妈的。”一股深深的无力感和陌生感突然袭来,王昊用力地把帽子扣在脸上彻底不想动弹了。

 

该死的李京泽,你他妈到底去哪了……

 

有时候王昊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担心找不到李京泽,还是更担心李京泽找不到他。

 --------------------------------------------------------

渔你 予你 与你

希望你们喜欢

说真的我在纠结百万还是贝万啊 不过现在还是都有希望的

我真的 太 懒了

【百万】渔你1

终于动手了 说多了还是懒 

为百万cp舔砖加瓦

非现实向 ooc 含贝万 接受批评

容易坑!!慎入!!

------------------------------------------------------

黄浊的海水被船破开,激出一层层的白沫,飘远回荡散去后依然是一片黄浊,王昊抬起头把视线投向天空,得到的还是一片浑浊的灰蒙,连带着远处的小岛都像被笼罩在一片阴霾里,夹在天和海的中间受着无穷的挤压。

 

压抑。就像王昊的心情。

 

有些烦躁地按了按帽子,王昊任凭温热的海风吹刮自己的脸,尽力想着要放空自己,妈妈的话语却又响起在耳边:“奶奶年纪大了,别再让她整天替你担心了,这个暑假到爸妈这里吧。”

也是,在他们的眼里,和朋友一起整天整夜窝在狭小破旧的录音室里做说唱、逃课去地下酒吧看说唱比赛从来算不得什么正经的事情。

 

这个夏天必然有什么是不同的。

 

就像奶奶积压的不耐终于爆发,就像妈妈难得的电话,还有,就像离期末考还有半个月的时候李京泽突然消失了,当然不是指在学校里见不到他,不过这也不像他以往半个月到校两三次装装样子的作风,王昊跑遍了所有的酒吧,不论地还是上地下,一放学就往录音室里探看,然而李京泽就像人间蒸发一般再也没有出现过。李京泽是他唯一的朋友,清秀瘦弱却有着猛兽般的瞳孔,他们一起玩说唱,写歌词,跑场看比赛,几乎天天都粘在一起,直到上船的前一秒王昊都对他的出现心存侥幸,然而当他回头的时候,路岸上空无一人。然后自己就莫名其妙稀里糊涂地跟着人群上了船,去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而又因为那地方是个小岛而让人心存迷惘和担忧。

 

胡思乱想中船渐渐靠岸了,山的样子很明显,能看到大坡度的马路,接近中午路上没有什么行人,或许是岛上人很少又或许是比起内陆低不了几度的气温作祟,一向厌烦人群的王昊突然希望原因是后者。照着手机上收到的地址,乘了半小时的公车后,王昊站在了爸妈开的那间小小的渔具店门口,破洞裤鸭舌帽,连帽卫衣长外套,好一会儿王昊他妈才敢上前辨认。少年的身高在青春期像野草般疯长,脸却还是肉肉的,眼睛藏在帽子下看不出情绪。

 

“太久没见妈都认不出了,路上很累吧,先吃饭,吃过后带你去放行李。”

 

“不用了,我不饿。”

 

“哦...那你先等等,小昊啊我跟你爸就住在这店楼上,你住在别处,我们店旁边的卫浴店的白老板有空着的公寓,就在他们家楼下,认识的便宜租嘛,他们也有个儿子跟你差不多大嘞,不过不怎么来店里我也就见过两次,你要是闲的慌多跟他玩玩交个朋友。”

 

我不需要别的朋友。

 

“阿姨吃饭呢?真香!”

 

王昊回头,一排大白牙闪得他眯起了眼。

 

“你就是王昊吧,我是小白。”

很多不同是微小的变化,是不经意间的难以察觉,不怎么来店里的人的出现或许也属于这个夏天的不同。

----------------------------------------------------------

渔你 予你 与你

希望你们喜欢

【范二】暗恋心事 序

一个短小的序,暗恋心事也许可能是个中篇????

ooc属于我,美好属于范二

或许也是我对高中青春的追忆吧

--------------------------------------------------------------

终于费劲脑汁写完了作文,王嘉尔长长地吁出一口气,放下笔绕了绕有些酸痛的手腕,看看手表,离考试结束还有十分钟,也不想去检查了,索性就这样托着腮帮子望向左前方靠窗的那个有着宽阔肩膀的背影。

 

在更靠近天空的四楼,像青柠汽水的蓝色仿佛更加澄澈,冲淡了夏日午后的燥热。阵阵的微风带来挡不住的睡意,那人眯着狭长的眼睛却是不肯趴下,只是把头转向窗外,任风抚乱的有些微长的细软的黑发像是要展翅飞翔的黑色的鸟,耳廓上细小绒毛被阳光照得晃人眼,在空气中留下一个淡金色的模糊轮廓。

 

真好看啊。

 

也不知道那人是什么时候答完题的,许是有些无聊了,变换了一下姿势,一只手的手肘抵在课桌上,宽大的手掌托着脸,另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把卷好的窗帘拍到窗外,看红棕色的窗帘在碧蓝中留下一道道弧线。这带着稚气的消遣动作却让王嘉尔移不开目光,可能是气温的原因吧,心口一种叫“喜欢”的情绪不受抑制地膨胀着,满满地快要溢出来,连手指也无意识地在桌面划拉那人的名字,一笔一划间都透着小心翼翼的欢喜——林在范。

 

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考试结束铃一响林在范就伸了个懒腰懒洋洋地从位子上站起来,无视监考老师“我收了卷才能走”的话,径直朝门口走去,门外是早就等着的他的朋友,几个人推推搡搡地离开了,留给王嘉尔一个仰望的高大背影。突然间王嘉尔有些烦躁,为什么永远都是背影?自己会有走在他旁边肆意谈笑的一天吗?

 

3班的王嘉尔暗恋楼上12班的林在范。

 

一个酸涩的秘密在夏日泛着气泡。

---------------------------------------------------------------

希望你们喜欢

【范二】好心情 坏心情

【范二】坏心情好心情

超甜小甜饼一枚

单向性转预警

 根据今天真实事件改编,艺术源于生活啊,希望大家看得开心嘻嘻

-----------------------------------------------------------

星期六在寝室瘫了一天的王嘉怡在收到两个快递短信后终于打算下楼了,顺便去食堂吃个晚饭,最近食堂好像换师傅了,出了好多新的菜品,还有芝士饼!真是为食堂新师傅爆灯啊!

作为一个对自己形象非常重视的硬妹(软妹),王嘉怡决不允许自己一身杰尼龟睡衣出去见人。磨蹭了好一阵子换上紧身黑色牛仔裤,黑色短款小高领卫衣,oversize的牛仔外套,一双增高的帆布鞋,王嘉怡在镜子前满意地点了点头:“虽然我眼睛大脸可爱但这么一打扮还是一个酷盖~”

“少在那边自恋了,快下去吧,给我带份炒米线,要微辣!要!微!辣!”

“知道了啦,朴珍妮就你屁事多。”

 

下了五楼后,满心满眼都是芝士饼的王嘉怡习惯性的摸了摸上衣口袋……!!!饭卡呢?!!!!!!!!

QAQ不是吧!!!!!!!!我的饭卡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丢了吧,一定是丢了,呜呜呜呜,我想去食堂吃饭啊……

没办法只能转移目标,王嘉怡狠心转进了一家麻辣烫店,反正可以加芝士片,凑合一下吧。然而并不能凑合,芝士片买完了……还有,明明跟老板说了不要辣不要辣这汤上面浮着的红油是什么……

少女含着委屈的眼泪颤颤巍巍地吃完了麻辣烫,心情突然就不美好了,果然周末就应该待在寝室吧。只是想到新买的鞋子和choker已经到了才稍微有些期待起来。

 

赶在19:00前在y通快递拿到了鞋子,幸好背了书包出来,不然拿着个鞋盒再绕到小吃街后面的s通拿快递太傻了,硬妹(软妹)决不能这么做。但是,为什么塞不进去?!王嘉怡一边走一边低头往牛仔包里死命塞鞋盒,尴尬的是塞是塞进了,拉链拉不上……

王嘉怡今天非常不开心了。


拎着鞋盒气鼓鼓往s通走去的王嘉怡觉得自己一点也不酷了,冷漠地提前拿出手机看快递编号,却意外地发现QQ消息栏出现了一个难得的头像,惊得她差点把鞋盒甩出去。

林在范学长?!!!!!人称“舞蹈社的脸”超级chic又sexy的唱歌也超级好听的林在范学长?!!!主!动!联!系!我!了?!

王嘉怡是不会承认自己是因为在社团招新时应该不小心听到该学长的歌声就毫不犹豫报名,却只敢在训练的时候偷看林在范的事实的。

18:36

“我看到你了”

“你是不是在拿快递”

哈?!林在范学长也在吗?!还好今天打扮过才出门了,不然丢脸丢大了!按捺住内心的激动狂喜和困惑,王嘉怡故作镇定地光速回复:

18:40

“嗯”

“我没看到你啊/笑哭/”

回复完毕立即锁屏,像扔炸弹一样把手机扔进口袋。

“叮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回了回了,会说什么呢?

“我在过桥米线里看你过来又过去/托脸/”

嗯?怎么感觉有点萌萌的?

“哈哈哈哈哈哈”

“希望你没看到我试图把一双鞋塞进书包的蠢样/小纠结/”

 

“哎,后面的同学报一下编号!”

“哦哦哦好,66312。”

“名字。”

“王硬妹。”

“……”

“是不是代领啊,报一下手机号”

“……xxxxxxxxxxx”

在老板怪异的注视下王嘉怡终于拿到了快递,什么嘛叫这个名字很奇怪吗!一边嘟嘟囔囔一边却第一时间掏出手机,啊…没回。也是,林在范学长那么忙,为了艺术节社团活动也两周没露面了,好久没见到他了啊,一定有很多人找他吧,没看到我的回复也是正常的。虽然这么安慰着自己,失望的情绪还是抑制不住地往外冒,王嘉怡感觉自己快要被这种情绪淹死了。

过山车一样的心情,今天,果然还是坏心情吧。

无力地拖着脚步往寝室走,突然“叮咚”一声。

!!!!!!

“看到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蠢死了,丢人!怎么办,林在范学长一定觉得我超傻的,我的形象怎么办QAQ

“叮咚!”

“小姑娘漂亮了”

……

我是谁?我是天上的烟花吗?王嘉怡不敢相信地看着那六个字,像被施了定身咒一样站在原地。一阵风吹过,寝室后门旁的樱花树洒下片片花瓣,其中有一片轻巧地落在王嘉怡乌亮的头发上,那么粉嫩,就像少女的脸颊和耳朵一样,在初春还有些冻人的风中散发着红彤彤的光晕。

或许,今天是好心情。

 

“回来啦,怎么去了那么久?我的炒米线呢?”

“小姑娘漂亮了……”

“嘀嘀咕咕说啥呢?我的炒米线呢?!!你又忘啦?!王嘉怡我要杀了你啊啊啊!!!!!”

“小姑娘漂亮了……”

“不用解释,这不是第——”

“小!姑!娘!漂!亮!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魔怔了?”

“珍妮啊,小姑娘漂亮了~”

“喂你干嘛,喂,喂,别过来啊!!!!!!!”

-----------------------------------------------------------

丢了饭卡真的超级难过啊

嘉怡美美的然而我的饭卡头像真的是噩梦QAQ

虽然和学长聊天很开心

但是饭卡丢了好心累 啊 不能为食堂爆灯了呢

獒龙 曾经是少年3

隔了好久好久才艰难产出的3,原谅我 

美好属于獒龙ooc属于我

希望各位看得开心

------------------------------------------------------------

曾经是少年

3.回忆

竟然真的是他……

恍惚中马龙回忆起上个学期离期末考试还有两三周的时候……有一天放学,他去附近的书店看参考书,不料被一道数学压轴题难住了,皱着眉头在书店做了将近四十分钟,等最后成功解答,马龙伸了伸腰,发现外面已经是霞光收去天色已晚了。为了不让爸妈等得着急,马龙决定抄小道回家。

天渐渐暗了,巷子里的老瓦房拥挤在一起,遮挡了夕阳最后一点的光线,在地上幻化出大片诡异的影子,穿过狭长幽暗的巷子对怕黑的马龙来说实在是一个不小的挑战。所幸的是巷子里还有几盏昏黄的路灯,光晕带着闪,偶尔有电流通过发出滋滋的呻吟,马龙的不安被减轻了一些,连带着对那群不知疲惫扑火的小飞虫也生出几分亲切感。

前方是一个拐角,过了拐角再走上个七八分钟就能到家了,马龙加快脚步向前走去,然而突然传来的声音让他顿了顿脚步。

似乎是有人在争吵。

马龙皱了皱眉,心下只觉麻烦,难得抄个小路回家就碰到这种事情,真是……

马龙小心上前,侧身在角落的阴影里,小心地探头查看,背对着他的是一个穿着校服的少年,天色太暗看不出是什么学校的,毕竟P市的校服样式大多都差不多只是颜色和胸前的校徽不同罢了,少年只是随意地站着,却能看得出那结实的身材。少年的对面是一群面带不善的同龄人,领头的是个打着夸张耳洞的黄毛,从他们穿着的校服来看,很有可能是一个学校的。这分明是,寻仇啊……

明明这不关马龙的事,明明转身就走找条新路回家就好,但偏偏不知是心中的正义感爆棚还是命运的吸引,看着那个孤傲的背影,马龙竟是无法迈开步子。

“你不是很能吗?你爸不是有路子让你进省队吗?走后门的家伙,你说今天兄弟们把你这手给断了,哼,看你还嚣张!”

“11:4、11:5、11:0你输了。”

马龙不知道他们比的是什么,但听到11:0的时候还是惊了一下,这人说话,还真是不给人面子啊。

对方一听这话明显是怒了,躁动着呈包围式上前,马龙眼见双方就要起冲突有些不安,却又一眼瞥到那人一言不发地站在阴影里,与黑暗一样沉默,仿佛被围住的人不是自己,给人以未知的神秘。

仿佛是瞬间的事,少年们已经扭打在了一起,衣服摩擦的声音,吃痛的闷哼和粗口在这个偏僻的小巷里显得格外响亮,昏黄的光影营造出一种香港老电影的感觉,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把自己当成了电影的主人公,打得愈发激烈。虽然人影重叠马龙还是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少年,出拳狠戾迅速,一时间竟并不处于下风,看起来也不是没有经历过这种事的人,甚至很有经验。然而再厉害也敌不过对方人多势众,动作渐渐迟缓起来,马龙着急了,大脑飞速地运转起来,突然黄毛似乎是因为这么多人都治不了少年有些恼羞成怒,不知从哪个地方拖出了一个空酒瓶,对着少年的头就要抡过去。马龙想冲上去的脚已经迈出,然而只见少年一个暴起硬生生地夺下酒瓶狠狠地砸在水泥地上,碎片飞溅,黄毛躲闪不及脸上被擦起一道长血口,隔得这么远也能看的很清楚,想必是伤的不轻。

马龙刚松了一口气却又看见少年低着头拿着碎了一半的酒瓶一步步向坐在地上捂着脸的黄毛靠近,他的手慢慢高举,灯光从手臂的间隙照在黄毛惊恐睁大的眼睛上,他的小弟们仿佛吓傻了一般竟没有人上去阻止。少年如同打红了眼,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手已经举到了最高点,马龙眼见事情要向无法控制的方向发展,也不顾暴露自己了,猛地大吼一声:“警察来了!”少年下意识地回头,黄毛趁着这个机当连滚带爬地带着一群人逃了,而马龙不敢看少年的脸,只看见一抹极绿的碧绿一闪而过,像是什么玉器反射的光,便也飞也似的转身跑走了。

那一天,直到回到家吃过晚饭马龙的心还是跳得很快,跑走时他分明感受到了一道目光,一道像是要穿透他身体一般的目光。

 

看着睡到云深不知处的张继科马龙的心情非常复杂。

 

很快就到了中午,同学们三三两两约着去食堂或者是去小卖部,马龙回头看了看依然趴在桌上的张继科,决定还是不叫他了,于是跟许昕去食堂吃饭了。然而从吃过饭回到教室到快放学了张继科都没有出现,问过老刘后马龙才知道张继科是乒乓球队的种子选手,每周有三天下午不上课去训练。

所以,那天他们说的是乒乓球比赛。

放学的铃声响起,马龙帮着张继科把作业整理好,顺便写了张作业清单摆在最上面,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决定当面跟他说一下老师布置的重点。

“龙哥你整好没?”

“我等下有事,今天你先走吧。”

“行,那我先溜了。”在回家这方面许昕永远是最积极的。

值日生都打扫完卫生走了,张继科还是没有出现,马龙又把他的作业从大到小排了一遍,满意地点了点头,一抬眼就看见愣在门口的张继科。

似乎是没想到这么晚了教室还有人,张继科维持着擦汗的姿势看着马龙。

少年的白短袖被汗浸到透明,贴在年轻的躯体上勾勒出腹肌结实的形状,马龙微笑着站起来一边背上自己的书包一边向张继科招手:“继科你来,我来给你讲下老师布置的作业……”

张继科默默地走过来,把毛巾仔细叠好后,单手撑在马龙的椅子背上,微低着头听马龙讲话。马龙只觉得自己一下子被一股汗味包围了,张继科刚训练完气息还有些不稳,温热的鼻息喷在马龙的颈背上,让马龙感到隐隐的压力。快速地讲解完,马龙不着声色地从张继科的笼罩范围内撤身出来顿时松了一口气,“那继科我回家了,你也快点回去吧”,说着便大步向门口走去。

一只脚刚踏出门,身后突然响起一道声音:“马龙,我们见过吧。”

不轻不重,不冷不热的声音听不出是陈述还是疑问。

“没有。”


一个人闲着的时候就想安静地听着音乐,别的什么都不想 扔一个微信链接在评论里
http://mp.weixin.qq.com/s/SKYOiFMT-KL2xz8WzxvHNQ

郑金cp日常

②篇早就写好的发在贴吧忘记更新乐乎了

恩 就当jjy新专的恭贺文吧~


② 超市篇
下午被饿起床的郑俊英懒得打理鸡窝似的乱糟糟的发型,直接拿一根发带把头发都撩起来,踩着那双陪着他走遍天下的黑色人字拖,打着哈欠推着购物车踢踢塔塔地在超市游荡,毫不担心被人认出来,就像一个隔壁小区宅在家里的无业大叔好不容易到超市来一趟。而roykim则是衬衫加马甲,浅蓝牛仔五分裤和黑色帆布鞋,不是正装但也得体。郑俊英有时候就看不惯roykim这么认真,逛个超市而已至于吗,套头长T拖鞋才是超市的标配好吗?嫌弃是嫌弃,但是看到那人两手拿着一样的盒装肉,发型整齐的脑袋转来转去,反复比较价格和重量,还自己嘀咕的模样又觉得可爱,在roykim犹豫不决的时候,懒洋洋地走过去随手把两块肉都扔进了购物车里。
“买那么多吃不完啊!”
“放冰箱好了,等你纠结出来我都已经饿死了。”
“……别走那么快啊,等等我,哥!”
萌死了,你个小短腿。


“哥,吃螃蟹吗?”
“哥,这个花菜看起来不错~”
“哥,家里的橄榄油是不是快没了?”
“郑俊英!你有听我说话吗!超市里不会有小精灵的啊!”
“郑俊英!你是要把货架上的香烟扫光吗,冰箱要放不下了!还有,想在机场被人当做专注吸毒三十年的人抓起来吗!!!!!!!”
蠢死了,你个来超市只知道买香烟和抓精灵的黑眼圈怪。


疯狂补曲之江山
那个视频真心好
最喜欢的两句话
高峰总要攀,碧血染青山

@愛意與玫瑰與子彈 太太
不太懂怎么艾特,有人能告诉我吗......
为了表达我对太太的爱意临摹了一幅,太太我爱你~
不是原创,强调一遍,不是原创!原图找上面艾特的太太